首頁 > 新聞在線 > 本地 > 關注民生 > 正文

城市內澇調查:排水系統欠賬太多 年均百座城市內澇

文章來源:邯鄲新聞在線 作者:新聞小編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7-02 12:32:18

原標題:180多座城市年年暴雨年年內澇排水防澇工程體系仍待完善 治理城市內澇政府勇于擔當

編者按

城市排水問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部城市發展史,必然伴隨一部城市地下排水系統發展史。但在我國城市化發展過程中,城市排水系統的規劃、建設跟不上城市規模的快速擴張。一旦汛期到來,大范圍強降雨天氣導致上百個城市年年內澇。內澇成為一種新的城市病,且經多年治理未能治愈。

年年暴雨、年年城市內澇的根源到底在哪里?多年治理城市內澇有什么偏差?是否有可資借鑒的治理經驗?今天,本報推出一組城市內澇相關報道,以回答上述疑問,敬請關注。

● 隨著城鎮化的快速推進,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城市建設“先地上、后地下”,基礎設施建設嚴重滯后,尤其是排水系統欠賬太多,一旦遭遇暴雨等極端天氣,容易出現城市內澇

● 治理城市內澇問題不是在短期之內可以解決的,是持久戰而非速決戰,也不是高成本的治災投入可以迅速扭轉的

● 應該把城市內澇的治理責任依法壓實給城市政府,具體怎么治理由城市政府決定,將基本的責任劃分清楚地寫入相關法規

進入汛期以來,我國大范圍持續出現強降雨天氣,從南到北多個城市發生內澇。這種情況并非今年獨有。根據水利部的數據,2010年至2016年,我國平均每年有超過180座城市進水受淹或發生內澇。

為了解決我國城市內澇問題,6年前公布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做好城市排水防澇設施建設工作的通知》中提出,“用10年左右的時間,建成較為完善的城市排水防澇工程體系”。同年頒布的《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為防治城鎮內澇災害提供了法規依據。

但城市內澇問題至今并未得到徹底解決。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為,從內澇的特點和產生原因來看,治理城市內澇問題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是持久戰而非速決戰,應該依法壓實城市政府對于治理內澇的主體責任,由城市政府依法根據自身特點、財力保障編制排水防澇規劃并嚴格執行,中央政府依法負責督促城市政府落實規劃。

排水系統欠賬太多

年均百座城市內澇

今年入汛以來,從南到北的強降雨天氣,導致我國多個城市出現內澇。

6月6日,湖北省荊門市出現大暴雨,導致城區內澇嚴重。

6月10日,受持續性暴雨影響,福建省三明市的梅列區、三元區等兩個區多處低洼地段被洪水淹沒,全城內澇嚴重。

6月14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突降大雨,致使全市多個區、縣發生嚴重內澇災害。

根據應急管理部近日發布的消息,截至6月16日10時,僅南方最近此輪暴雨導致的包括城市內澇在內的災害已造成8省614萬人受災,88人死亡、17人失蹤。

自2010年以來,年年暴雨,城市年年內澇。

2011年6月18日,湖北省武漢市遭遇持續大暴雨,城市道路積水嚴重,交通幾乎癱瘓,如同“澤國”;2013年7月18日,云南省昆明市持續大到暴雨,包括盤龍江在內多條河流暴漲,無法行洪,導致全市多個地方內澇;2015年6月2日,江蘇省南京市暴雨如注,雨量最大時1小時相當于全城倒下3.3億噸水,當日南京市內澇嚴重,多處道路、隧道積水,水深及人腰。

國家有關部門的統計數據則從宏觀上揭示著問題的嚴重性。

住建部資料顯示,2007年至2015年,全國超過360個城市遭遇內澇,其中六分之一單次內澇淹水時間超過12小時,淹水深度超過半米。

水利部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6年,我國平均每年有超過180座城市進水受淹或發生內澇。

2017年,國務院還確定近年來內澇災害嚴重、社會關注度高的60個城市名單,要求這些城市抓緊編制完成城市排水防澇補短板實施方案。

在這份名單中,安徽上榜城市數量最多,達到14個,包括合肥、蚌埠、淮南等;湖北居次,有10個城市上榜,包括武漢、黃石、荊門等;湖南有9個城市上榜,包括長沙、益陽、常德等。

究其原因,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會委員、《水利學報》主編程曉陶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隨著城鎮化的快速推進,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城市建設“先地上,后地下”,基礎設施建設嚴重滯后,尤其是排水系統欠賬太多,一旦遭遇暴雨等極端天氣,容易出現城市內澇。

程曉陶認為,“目前,整個內澇防治體系與現代化的城市發展需求不匹配”,城市缺少現代化內澇防治體系,不僅是管網建設不足,包括蓄、滯、分、凈、滲、調與河湖水系整治等綜合性手段也缺乏配套。

治理內澇乃持久戰

政策法規尚待落實

討論城市內澇,有一個事件無法繞過去,那就是2012年發生在北京的“7·21”特大暴雨。

當年7月21日,北京市遭遇數十年未遇的強暴雨,多個低洼路段積水,城市內澇嚴重,160多萬人受災,其中79人死亡,經濟損失上百億元。

在程曉陶看來,“7·21”特大暴雨事件的發生,成為《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做好城市排水防澇設施建設工作的通知》2013年3月對外發布的一個背景。

這份經國務院同意發布的通知要求,2014年年底前編制完成城市排水防澇設施建設規劃;力爭用5年時間完成排水管網的雨污分流改造;用10年左右的時間,建成較為完善的城市排水防澇工程體系。同時要求,健全法規標準,“規范城市排水防澇設施的規劃、建設和運營管理”。

2013年9月6日,《國務院關于加強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意見》發布,其中著重提到要建設較完善的城市排水防澇、防洪工程體系。

20多天后,也就是2013年10月2日,國務院公布《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以加強對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的管理,保障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設施安全運行,防治城鎮水污染和內澇災害,保障公民生命、財產安全和公共安全。

城市內澇治理走上法治化軌道。

國務院有關部門負責人在介紹《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出臺緣由時說:“城鎮排澇基礎設施建設滯后,暴雨內澇災害頻發。一些地方對城鎮基礎設施建設缺乏整體規劃,‘重地上、輕地下’,重應急處置、輕平時預防,建設不配套,標準偏低,硬化地面與透水地面比例失衡,城鎮排澇能力建設滯后于城鎮規模的快速擴張。”

《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明確規定,易發生內澇的城市、鎮,還應當編制城鎮內澇防治專項規劃,并納入本行政區域的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規劃。

一個隨之而來的疑問是,《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施行至今已經5年有余,為何多個城市還是年年內澇?

在程曉陶看來,首先要明確的是,治理城市內澇問題不是在短期之內可以解決的,是持久戰,不是速決戰,也不是高成本的治災投入可以迅速扭轉的。

“世界經驗表明,人口城鎮化水平要達到70%以上才進入相對平衡狀態。所以我國未來(城市)內澇的壓力還會加大。”程曉陶說。

1998年年末,我國人口城鎮化水平為30%;2018年末,全國常住人口城鎮化水平為59.58%,距離70%人口城鎮化水平還有相當一段距離。

程曉陶認為,年年治理年年內澇的另一個原因在于,《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做好城市排水防澇設施建設工作的通知》和《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沒有得到嚴格執行,尤其是一些城市并沒有依法編制城鎮內澇防治專項規劃并嚴格落實。

中國政法大學應急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林鴻潮告訴記者,目前,包括《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和相關規范性文件在內,為城市政府治理內澇提供了足夠的法律依據,不能說城市政府治理內澇的法律制度供給不足,關鍵在于落實不夠。

林鴻潮認為,城市內澇嚴重與整個城市的規劃不合理有很大關系,不論是規劃理念,還是規劃基礎設施,都有問題。因此,要徹底解決城市內澇需要“傷筋動骨”。

程曉陶還觀察發現,有關部門這幾年的主要精力在推動建設“海綿城市”,這種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此前的城市內澇治理思路。

“海綿城市”是一種新型的城市雨洪管理概念,即讓城市能夠像海綿一樣,在適應環境變化和應對自然災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彈性”。

程曉陶分析說,城市內澇治理工作開始以后,有關方面發現改造排水系統非常難,比如地底下不是只有排水管,還有供水管、供電線路、網絡線路等,地下沒有那么多空間,“海綿城市”建設思路應運而生——通過城市里的雨水調節池、下沉式綠地等方式,把地表徑流留住,這樣就不用改造地下管線。

但程曉陶認為,這種城市建設的指標并不足以應對持續強降雨,實踐證明也并不能徹底解決城市內澇問題。

壓實城市政府責任

推動完善城市規劃

那么,怎樣才能走出年年暴雨、年年城市內澇的怪圈?

程曉陶認為,治理城市內澇,還要回到《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做好城市排水防澇設施建設工作的通知》和《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上來,把治理城市內澇的責任依法壓實到城市政府的頭上。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做好城市排水防澇設施建設工作的通知》中提出要落實地方責任。“各地區要把城市排水防澇工作作為改善民生、保障城市安全的緊迫任務,切實落實城市人民政府的主體責任,加強排水防澇工作行政負責制,將其納入政府工作績效考核體系。”

《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更是明確了責任追究: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城鎮排水主管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發現違法行為或者接到對違法行為的舉報不予查處的,或者有其他未依照條例履行職責的行為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責任人員將被處分。

今年入汛前,也就是2019年3月,國務院有關部門還印發通知,要求強化排水防澇安全責任制度,切實落實城市政府主體責任,做好城市排水防澇工作。

記者搜索公開資料發現,2013年以來,鮮有城市政府負責人或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因城市內澇被問責。

林鴻潮分析說,城市政府治理內澇責任不好落實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城市內澇有自然災害的因素,所以最終都可以將原因落到自然方面;二是從應急管理方面來說,實踐中的追責往往與造成嚴重后果掛鉤,城市內澇一般不會因人為因素造成嚴重后果,一般不涉及問責問題。

林鴻潮還認為,僅通過依法追究責任的方式問責,解決不了城市內澇問題。需要巨大的財力投入和詳細的施工規劃,“短期內不能期望通過問責方式作為解決城市內澇的主要路徑,也不能每年內澇,每年問責一次城市政府行政首長,實際上城市行政首長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他建議,在立法上,可以適時修改相關法律法規,依法推動城市規劃的完善,推動解決城市內澇問題。

程曉陶同樣認為,壓實城市政府的責任不能以現在這種行政考核、績效考核的方式,而應該把城市內澇的治理責任依法壓實給城市政府,具體怎么治理則由城市政府決定,將基本的責任劃分清楚地寫入相關法規。在相關法規完善后,中央政府則依法對城市政府執行規劃情況進行監督檢查。(記者 陳磊)

qq麻将16番怎么打 内地人在香港中彩票怎么办 内蒙11选5前三走势 腾讯五分彩下载安卓 赛车驾照培训 新11选5开奖结果直播 中彩网江苏安徽快三计划群 河南体彩网481购彩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 福建时时奖金规则 美东二分彩走势图 pk拾赛车有人赢吗 北京赛车pk10开奖走势 江西时时事件 双色球近30期开机号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 捕鱼游戏画面
内地人在香港中彩票怎么办 内蒙11选5前三走势 腾讯五分彩下载安卓 赛车驾照培训 新11选5开奖结果直播 中彩网江苏安徽快三计划群 河南体彩网481购彩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 福建时时奖金规则 美东二分彩走势图 pk拾赛车有人赢吗 北京赛车pk10开奖走势 江西时时事件 双色球近30期开机号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 捕鱼游戏画面